小黄车们的命:押金难退成共享家族“职业病”

态度
2019
01/28
09:42
刘旷
分享
评论

1000 (1)

人们对ofo小黄车的“积怨”终于爆发了。

前不久,ofo小黄车用户排队退押金一事引起了轩然大波。有数百名用户不惧严寒在北京ofo总部楼下排起了百米长队,集体向ofo讨要押金,场面十分“壮观”。当然这些用户只是退押金“大部队”中的一小部分,那些不能去北京“走后门”的用户,只能乖乖在线上排队等待。

目前在小黄车APP内排队退押金的用户人数已经超过一千万,小黄车欠款押金总额更是超过10亿元。尽管目前在小黄车APP上退押金的用户数量已经有所下降,但其下降速度却极其缓慢。经过几天的排队退款,小黄车线上退押金的用户数量还停留在千万级。有媒体统计,若按照此退款速度计算,ofo小黄车要完成所有用户的押金退款得用上三年。

事到如今,小黄车押金难退,已经成为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
不止小黄车,押金难退是共享家族的“职业病”

论押金难退的共享企业,小黄车并不是唯一。

去年9月,酷骑单车就发生过跟ofo一样押金难退的情况。在酷骑单车平台中的用户,向平台申请退还押金的时候,平台无法顺利退还用户押金,不仅如此,就连客服电话也打不通。实际上,押金难退这一问题在共享出行行业中是常态。

近日,共享汽车平台途歌便也陷入了押金难退风波,大量用户在微博、新浪黑猫等平台投诉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,称自己在途歌平台内交纳的1500元押金无法正常退还,有的用户退款时长已达三个月还未得到处理。需要注意的是,不止是共享出行行业,在整个共享行业中,均出现过押金难退问题。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ofo小黄车 押金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今科猎点,今科资讯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为了个人利益把公司命运全盘堵上,创业不是以创造价值为目标,而是以创造成功为目标,这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创业的一个通病,王楚云的极路由只不过是更加典型。
态度
2018年9月20日,美团点评在香港正式上市,开盘为72.9港元,首日收涨5.29%,总市值为3989.4亿港元(约为510亿美元)。
态度
在老牌白酒巨头不屑于的互联网领域,有一家企业却脱颖而出成为了一个现象级的产品,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江小白。
态度
在拼多多出现之前,社交电商是为人诟病的。那时的社交电商,更多的由微商组成。朋友圈三无货、假货、A货亦是泛滥不止,私下窜货、乱要价、售后问题频出。且大量微商产品单一、消费频次不高,只能靠拉下级代理层层囤货盈利,真正到达消费端的商品并不多,本质上无异于传销。
态度
有些人总是会在人行道上骑得很快,在公共汽车站前停车,或者把自行车扔进湖里。要求公司对使用其服务的混蛋负责的协议,有助于阻止这些行为,而收入分成则让城市有资源来处理出现的其他问题。西雅图收集的数据显示,人们希望有无桩的共享单车。现在,它也有证据表明,公司愿意为它的缺点承担责任,使这个城市处于为它的永久项目争取更大利益的最佳位置。如果它奏效,它可以为全球其他城市努力适应新的交通平台提供一个模式。
态度

相关推荐

1
3